五招辨别是否属于传销币,网传美团员工在公司

今日有微博用户爆料,美团外卖4名员工实名举报某设计师利用上班时间,进行KCI区块链项目传销诈骗。

  ARTS项目被揭为ICO骗局:项目团队均造假,创始人被警方控制

2018年数字货币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赚钱效应明显更使其成为投资机构的“新宠”。在行业野蛮生长之下,市场上也涌现出了一大批披着区块链、虚拟货币外衣,实际上开展非法传销的团队,并使投资者遭受了巨大损失。

图片 1

  此前在境外交易所 ICO 的项目 ARTS 被投资人联合举报涉嫌诈骗,北京金融局内部已经将此事件定性为“金融诈骗”。

图片 2

诈骗流程为上家发KCI币、家承诺半个月后以高价回收KCI币、下线买KCI币、上线抽取佣金、上家跑路、KCI币成废纸。

图片 3

为厘清此类犯罪的套路,链得得App编辑自2018年起开始监控、预警并编撰传销币清单,并于2018年7月初发布了《2018上半年100大传销币清单》,其中列举了数百种活跃于市场的传销币种。

举报人称,该设计师在KCI前已经实施了ADC、ICA等多个项目诈骗。目前4人共计被骗35万元。

  币圈风声鹤唳。

为更完整地揭示传销币的骗局图谱,链得得App研究团队在此前监控的基础上,与链法律师团队、反传销网合作,不仅将法院、地方警方已调查入案的部分传销币进行监控,还通过详细规则和标准建立,监控、搜集并整理了2018年下半年曝光的上百种传销币发生详情始末,包括虚拟货币传销案例的发生时间、传销方式、涉及金额或人数等。

  2月4日,行业垂直媒体有币网报道,此前已在境外交易所 ICO 的项目 ARTS 被投资人联合举报涉嫌诈骗,并由此引发群体事件,数位投资人已将项目联合创始人蒋杰扭送至北京金融局信访办公室,蒋杰目前已被警方控制,北京金融局内部已经将此事件定性为“金融诈骗”。 

其中,警方正在通缉、法院已宣判的部分传销币种共监控到37个,由群众举报、自媒体揭发并列有详细运营方式的部分传销币种共监控到63个。

  同一天,中国人民银行主办的《金融时报》头条报道称,针对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将采取一些列监管措施,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

百大传销币清单

  大约一周前,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风险提示称,注意到部分投资者转向境外开展相关活动的行为,并提醒投资者“境外平台一样存在系统安全、市场操纵和洗钱等风险隐患。”

官方宣判:

  监管层的严厉态度不言而喻,引发所谓“群体事件”的ARTS项目恐怕是压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1、GRDC

  ARTS在1月8日开始ICO,总量10亿,众筹价约为0.66元,1月20日,ARTS上线澳洲U网,但上市就严重破发,目前交易所已暂停交易。截止暂停交易前最新价为0.13元,而其私募成本为0.66元。由此引起投资人组织上访、举报和线下上门维权。

号称中国金融建设第一期虚拟资产工程项目,采取二局各五次拆分模式推进,同时采取“四大收益”、“三大奖励”作为会员的奖励,从收取的会员费中提取奖金,根据业绩档次获取奖励。会员入会需缴纳会员费为600元的倍数,缴纳会员费后获得相应等级。

  事实上,从1月8日开始私募至今,ARTS项目已频频爆出丑闻,几乎集中展示了币圈的黑暗一面。

2、亚盾币

  虚假宣传、虚设项目

“亚盾币”网络传销模式包括会员管理系统和“亚盾币”交易平台。会员管理系统对会员进行分红和发展下线时层层返利。对会员进行分红称为“静态收益”,发展下线的返利称为“动态收益”。

  1月9日,即私募第二日,该项目便被爆出利用海外艺库网信息进行虚假宣传。海外艺库网也发布声明称Arts项目信息完全为抄袭和海外艺库网无关。而前期宣传中,ARTS项目故意使用了“艺库网”的名义进行募资,在群发私募信息中也借用了艺库网的域名和名义。

3、DGC虚拟币

  这也就意味着,ARTS项目方就连“壳子”都是造假的。

投资DGC虚拟币,要求下线至少缴纳人民币680元以上成为DGC公司会员。上线从下线缴纳的费用中抽取直推奖、对碰奖、领导奖,获取非法利益。每个参加者最多只能发展两个直接下线,下线再逐级发展,形成金字塔型网络层级结构。

图片 4

4、EGD—Super

  在声明中,艺库网直指对方为“李鬼项目”,并且称此行为是与币圈的“不耻之为”。

ES币设立十二个城邦,会员按照推荐和安置关系形成层级结构,会员投资有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截止案发前,激活申购账户557998个,传销层级达到20层以上,收取会员费100亿余元。

  除了项目造假之外,宣传中为其站台的顾问人员“黑石区块链创始人贺焕”也为假冒。

5、天合币

  在ICO的过程中,大部分的投资者很难看懂白皮书,只能够跟着站台机构、创始团队背景、知名大V的宣传投项目。在网上曝光的一段视频里,蒋杰称,“关于币参报道贺焕的事情,我在这里澄清,贺焕和ARTS一点关系都没有,后续也是被洪给写上去的。”

天合币借鉴“网络黄金”的模式,设定了天合积分的奖励计划、销售模式,需要缴纳会员费才能取得会员资格,会员投资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

  此外,据网友爆料称,ARTS团队在私募前吹嘘忽悠投资者称,该项目可登陆前三大主流交易所,但此诺言却未能兑现。

6、U宝币

  团队内讧,幕后股东成疑

“U宝”发行于 2018年2月26日,其平台系统根据注册时的推荐关系自动识别记录,使推荐人与新会员之间形成上下线关系,可无限发展下线,形成自上而下、多层级、金字塔形的传销组织体系。

  涉嫌虚假宣传后,投资人纷纷要求项目方退币。此时ARTS官方交流群的截图显示,Arts内部对于是否退币存在巨大的分歧。蒋杰作为联合创始人在官方交流群答应退币,之后又反悔,并表示对投资人进行补偿,但投资人明显不买账,并坚持要求退币。

7、皇尊币

  在此僵持时刻,ARTS团队爆发了内讧,开除了蒋杰联合创始人的身份。有观点认为,蒋杰的退币举动明显触动了创始团队和各渠道商的利益,退币意味着创始团队不仅要把募集的ETH还回去,且承销机构和基石投资和也要把币全部还回去,这意味着项目利益上的所有人都会受损。

缴纳一定金额成为会员,获赠“皇尊币”,“皇尊币”可买卖或提现,有六种以发展会员数量为计酬依据的奖励制度。

  该项目实际控制人也在内讧中渐渐浮出水面——是洪鹤庭而并非蒋杰。同样在上述曝光的视频里,蒋杰称其也是受害者,ARTS的实际控制人是洪鹤庭,“跟其他人一样,都是被洪欺骗被写到白皮书上。”有媒体称洪鹤庭早年创立51空中艺术馆,而后想结合区块链,成立了ARTS项目。但是洪鹤庭并没有出现在ARTS的创始团队和白皮书中,一直躲在幕后策划 ARTS项目,但目前蒋杰如何“被洪欺骗”尚不得而知。

8、“π”

  显然,当前币圈野蛮生长、乱象丛生,破发、跑路已经开始显现,在 ICO 中存有大量灰色甚至黑色操作,从发起私募到上交易所,完全黑箱操作。 ARTS项目一定不会是最后一个币圈丑闻,监管大闸终究会落下。

在“SCI”理财平台购买虚拟货币“π”投资到澳门博彩业领取分红,要求参加人缴纳100元报单费获得注册码后注册成为会员,之后购买最低50个π,可通过发展下线投资π进行提成。

责任编辑:杨畅

9、亚元

“亚元”网站平台吸引会员投资,并引诱其他人员加入,形成省级分公司、市级分公司等6个层级,根据发展下线人数、投资额,按照动态、静态奖励的方式进行返利。

10、奖金币

奖金币为了达到非法获利的目的,利用办信用卡、金融培训、POS机刷卡返现获取银行分润等为由头,大肆拉人入会进入该传销组织。会员按双轨制排列某,会员的各种奖励均以会员网站内虚拟货币的形式发放,奖金币可转换成电子币,可提现,但需收取10%的手续费。

11、文某

网络虚拟货币“文某”宣称高盈利及合法性,引诱他人购买,并引诱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按照发展顺序形成上下级关系,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和返利的依据,牟取非法利益。

12、圣币

“圣币”对外宣称是“国家唯一承认的虚拟货币,增值空间很大”,投资“圣币”可以获得高额回报。

13、世通元币

投资人交纳费用购买世通元币成为不同级别会员,且半年后投资会翻番。在购买”世通元”币成为会员后,除每日分红的静态收益外,还可以金字塔的方式”拉人头”发展下线,从而获得动态收入

14、中央币

“中央币” 发行于2016年11月份,采取会员费和三轨制伞形结构,设置了动态奖励和静态奖励,鼓励会员发展下线。截止2017年4,已激活会员账户30,855个,层级达83层,吸收会员资金共计200,042,006元。

15、克拉币

克拉币以泰国五军集团开发克拉运河需要资金为由,设立网站,组织、策划发行克拉币、克拉期权等虚拟货币、期权。要求参与者交纳费用、注册账号,获得加入资格,以投资、发展下线可以获得高额奖励。

16、云讯通(报单币、双慧币、五行币)

以销售”原始股”为名,引诱参加者缴纳费用注册成为会员,进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云讯通”平台自开启以来,先后经历了”报单币”、”双慧币”、”五行币”三种模式。

17、购派币

购派币要求参加者租用“矿机”取得会员资格,不同等级的“矿机”每天能产生不同数量的“购派币”同时鼓励会员发展下线。

18、宝特币

宝特币是一种从台湾引进的虚拟货币,以线上租赁矿机挖宝特币的赚钱项目,有矿工收益和推广收益两种奖励机制,鼓励发展下线。

19、洛克币

“洛克币”由秉东公司发行,又称RKC币,宣称可用于投资理财,采用三级分销的模式推广,奖励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

20、E币

E币依托心未来互联平台,以成为该平台会员购买商品短期内报销为诱饵,发展会员,对外承诺成为该平台会员后可实现100%报销返现。

21、ADC

曾用名“IAC”。“IAC”日收益高达2.8%,采取交会费和拉人头的方式吸收资金。后因IAC骗局被曝光,该模式更名为ADC,并借助虚拟货币的新外衣,重新上线。

22、BTM巴特币

即用区块链包装的传销币诈骗项目,宣称可充话费,有商城购物,收益丰厚。目前诈骗犯还逃脱在外,公安机关正在通缉诈骗嫌疑人。

23、LCC币

宣称是和非洲某国家合作扶贫,搞石油、钻石和设施建设,在其官网上,有一套复杂的动态、静态收益计算方法。今年3月,投资者的平台账户被冻结,从此无法交易。

24、维卡币

由保加利亚人鲁娅等人建立,并向我国境内渗透。该组织打着未来世界主流货币、第二代加密电子货币的旗号,诱骗他人投资。而实际上会员一旦注册不能退会,不能退款,主犯现已在泰国被逮捕,涉案约几百亿。

25、云尊币

2018年5月,某商贸公司以“为世界区块链研究所贵州分部名义”发展会员,进行违法传销行为,南明区市场监管局做出没收违法所得6万元,罚款4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26、云金币

兆云金资产的交易盈利模式是分层级的盈利模式。2018年6月,经人举报,包括吴金霖在内的8名嫌疑人被批捕。

27、CNB

2018年1月以来,深圳中金博泰公司以高额投资回报为诱饵,销售网络货币CNB,使会员遍布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达23000余人,吸金2.8亿元。

28、空中比特币俱乐部

用户可通过交易机器人“低买高卖”,稳赚静态收益,声称每年超过50%的理财回报率。2018年6月,江西宜春市金融办指出该组织涉嫌非法集资,有传销性质。

29、码链

“码链”,是指使用智能手机对准“二维码”“扫一扫”,即可“生成新的含有扫码DNA的二维码”,全程追溯。2018年6月13日,青羊区公安分局、区维稳办联合区检察院等部门100余人对码链的公司主体“四川天首合生能源有限公司”突击检查。现场挡获涉嫌传销人员50余名,涉案金额近3亿元。

30、摸金派

“摸金派”平台2016年9月份起盘,2017年9月份以“平衡交易”为借口拖延至今,数百万人的投资资金被困。

值得注意的是,微信公众号“摸金先生”,前名称为“开普币CPC”。开普币在2016年被央视曝光定性为金融诈骗,后更名为摸金先生继续诈骗。

31、环保农业链

环保农业链诈骗团伙推出了一种山茶油,买山茶油就赠送NYC,后体现困难,诈骗团伙强制让投资者把NYC兑换成CTOP,之后项目方跑路。目前,公司董事长罗军雄已被抓捕。

32、IAC

宣称是以区块链、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基础打造的社交平台,在国内多地组织活动进行推广,实际是在从事传销活动。

截至目前,警方已抓获主要嫌疑人27名,在该团伙专门用来藏匿非法所得的一栋房屋里,警方查扣涉案现金高达13亿元。

33、亮碧思

自2018年以来,“亮碧思”传销的媒介已由过去的“洗发水”变成了虚拟平台,传销人员通过搭建虚拟平台,以“投资挖矿”的形式,受害者多为中年女性,他们对“区块链”概念也是懵懂。目前,深圳福田警方抓获了“亮碧思”传销案的第37名涉案嫌疑人。

34、亚欧币

犯罪嫌疑人夏某荣在海口注册成立跨亚欧公司,编造各种身份,在海口市运营“亚欧币”项目,而“亚欧币”实际为虚拟产品,没有任何实体产业。

2018年7月,跨亚欧公司特大网络传销案在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25名“高管”集体过堂,涉案金额38亿。

35、建业币、金镶玉

2019年1月,以 “建业币”“金镶玉”等花样百出的“虚拟货币”为名义的传销活动团伙被湖北武汉市汉南区法院一审判刑。经查,这起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涉案金额达到3000多万元。徐某和马某两人发展下线累计超过120人。

36、沃克理财

沃克理财曾在平台发售数字货币,一年内吸引会员35万人,而其创始人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犯罪嫌疑人搭建的传销平台。

据福建泉州市公安局通报的情况,沃克理财传销案形成高达309层的传销网络,涉案总金额50亿元。

37、万福币

该有组织传销案利用虚拟货币进行传销,发展下线千余人,骗取传销金超1.42亿元。2018年6月,该案在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7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至六年不等,最高并处罚金50万元。

群众举报:

1、AE

AE锁仓计划是一个锁仓APP,用户可以将自己交易所或者钱包里的AE提现到AE锁仓APP中。每日都可以获得不菲的固定收益,并且邀请他人可以获得奖励。

2、AG

AG币自称其类似比特币,通过币价增值来获取收益,每天持续上涨,最终运行24天团队跑路,并卷走千万元。

3、AOK

澳客国际AOK自称集合一批包括区块链研发团队、金融管理专家的专业团队,打造了一个全新的社区体系。其本质是一个资金盘,以直销方式运营并宣称以高额方式回报。

4、ATC

在链得得《2018上半年100大传销币清单》就有提及,主推ATC矿机,以多至百倍收益的“高额返利”为噱头,鼓励会员开拓市场。

沉寂一段时间后,2018年下半年再次出现,免费送矿机,承诺可挖120天,一共可以挖28.8个币,现有群众举报需矿机流量才能提现,而矿机流量需采用推下级或者买币方可。

5、BAC积分

BAC积分主创团队曾举办大型招商会,授命委托公司讲师大肆宣扬“数字货币及区块链的趋势”,并到各个城市路演,号称BAC是第二个比特币,诱导他人贷款、刷信用卡购买“BAC数字货币”。

6、BFC

一个托管式懒人理财平台,40美金开户,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宣称公司的赢利点是在区块链期货市场获取,而非赚后面会员的钱。

7、CHP城市猎人

自称是一家全球性的另类投资管理公司,在2018年10月对第一版区块链虚拟货币进行内部公测,现已崩盘。

8、FC币

号称“中国第一枚虚拟货币”,中国版的比特币,2017年经央视曝光后仍在部分地区活跃,而涉事公司业务早已转型,不再做虚拟货币。

9、FQC食品溯源链

假借他人的之名,宣称是由沃尔玛京东IBM联合发起,实则是一款FQC的挖矿产品,2018年9月10号关网跑路。

10、JON农生链

JON是公有链农生链的简称,线下暗中组织发展直推会员,JON的运作团队近日还明目张胆地打着“大咖”、滴滴出行等旗号为农生链站台背书,企图“忽悠”更多的会员入局。

11、KCI文化链

KCI公司自称创建了两个系统,一个是KCI区块链系统,一个是智能合约系统。同时KCI使用拉人头的方式进行推广,共设计了8级人头制度,同时还鼓励会员寻找有实力上家,通过上家的扶持进行推广赚钱。现已崩盘。

12、PCK未来链

PCH前期利用区块链噱头,让用户进行充值购买矿机产币交易,目前已经跑路,投资人皆血本无归。

13、善梵链币-善梵链SFC

号称依托房地产+零售百货+互联网电商模式基础,以区块链为技术根据,打造全新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善梵链。事实上是通过出售矿机、拉人头骗取资金的传销项目。

14、盛源币

参与盛源链需先注册并充值680元,后还需要以6600元购买商品,盛源链要求参与者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并根据推广效果增加分红。

15、世通币

拉人头购买矿机,再获得收益。网上搜索不到官网和白皮书,只有一个app下载链接和注册链接,都是在论坛和社群里推广。

16、速通宝

Vpay自称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一种加密数字货币,投资购买积分,一千元投资一年后静态收益就能达到50倍。

17、拖富链TFC币

想拥有拖富链TFC必须用500美金=3500元人民币开通一个钱包账户,钱包里面会放大5倍的杠杆,即2500美金=17500元人民币。

TFC每天纯静态以千分之二释放,不论静态还是动态所释放出来的资产分别为:65%EP和35%TFC。EP的三个作用如下:1、变现、点对点交易;2、复投;3、购买等值的TFC。

18、威莱特币WLT

威莱特运作模式分为静态、动态、达伦链等多种为核心不断扩大推广。通过推荐人加入以后,按照打款的速度来返利息;也就是说打款越快利息越高。如果自己投资金额达到一定的数量,并直接发展的人也达到要求,每天返利就越高。

19、威特币WTB

通过购买矿机缴纳入门费成为矿主,靠拉人头和团队计酬获得奖励。

20、星翰链

号称三大收益:币值增长,单边阶梯式上扬,只涨不跌。2018年8月份已崩盘跑路。

21、DFC币

DFC谎称基于区块链与金融相结合模式,通过马耳他政府强大的政策支持,开发建设比特之城,在马耳他设立区块链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22、BIOC

以生物科技为噱头,发行虚拟货币大量非法融资,会员分五个级别从矿仓中买币,买得越多,收益越大。不同级别会员抽成比例不同,即加入会员时买的币越多,级别越高,发展的下线加入时买的越多,抽成越多。

23、金桔链

金桔链采用挖矿模式运营。注册即得矿机,挖矿周期30天30币,承诺单边上涨;并推出阶梯奖励以激励会员开发下线。认筹后跑路。

24、九游链

把9MC作为结算代币,希望打造一个在各个游戏中通用的数字代币结算系统以及平台。用户购买矿机或者推广矿机可获得相应激励,符合传销典型特征。

25、酒链世界

通过“酒链世界App”获赠免费云端酿酒机,来制作“圣酒”,酒链世界人为设定“圣酒”和法币的锚定关系,圣酒的持续升值带来了人们的趋之若鹜。

26、聚众创享

聚众创享app是一款全民挖矿软件。8月份一直在说转移数据,但目前仍无法登陆,疑似跑路。

27、科呗

自称是以中科院为背景发行的"物链"数字资产,但法人关系无中科院身影。承诺单边阶梯式上扬,只涨不跌。至今处于关网状态。

28、跨境发烧货

“区块链+跨境电商”概念,但实际与电商业务并无关系,而是以传销的惯用模式去发展下线,宣称单边上涨。注册网址是一个装修公司备案,而这家公司在2017年9月28日已经注销。

29、莱姆币

宣称将实现商业社会与区块链世界完美连接,采用动静态分红的奖励制度。存在非法集资风险。

30、乐付链

用所谓德国及以色列有台家族开发的虚构国际背景作为宣传,声称单边上扬,只涨不跌。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返利涉及15层,符合传销币的基本特征。

31、乐太坊

乐太坊宣称自己是一个基于以太坊打造的ERC20代币。静态收益赚取“单边上扬”的价差,动态收益靠发展下线。但超过97%数量的虚拟币都持有在同一个人手里。

32、流量魔盒

本质是一种利用共享经济模式玩转流量的云计算方案,让本已使用过的流量缓存或者闲置、冗余甚至无价值的流量资源重新焕发应有的价值。存在几十亿泡沫。

33、六度链

声称采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店铺投资,投资者将获得其token“六度云贝”,可随时提现或兑换为其他商品。承诺其代币“每日上涨3%”、“投6-10万元,每天可以提现,1个月内回本,收益20%以上”。2018年9月,多名投资者向链得得App爆料称,六度链无法提现,负责人失联。

34、慈善链 LMC

以挖矿为噱头,初始注册成为会员并且实名认证后,可获得1台云矿机,后期奖励制度以拉人组团队的方式获得佣金和分红。

35、枫叶币CMCC

CMCC自称是联合加拿大皇家银行、国家证券交易所牵头发行的一款加密数字货币,采用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相结合的方式,目前提现困难。

36、共享链商城

该项目称把“区块链”和共享商城利用技术手段实现结合,只要消费者在商城购物消费,就能得到商城的特殊福利。

37、美思沃

美思沃环保代币,2018年1月起开始宣传,宣称每天按投资额的3%返还,共计返给投资额的2.5倍~3倍结束。经调查,美思沃代币没有运用任何区块链技术,也未如宣传中所说登录任何交易所。

38、蚂蚁链

蚂蚁链伪造美国ANTC白皮书,冒名进行公开募币。被冒名顶替的“正牌”蚂蚁链并没有公开募资,目前该公司只推出了蚂蚁单车。

39、绿特币

农业链绿特币采取发展下线的模式,吸引投资人,宣称只涨不跌,具有传销盘属性。

40、趣步链

趣步链IWC以零投资为噱头,免费撸的形式吸引用户,空投概念,吸引大量投资人通过场外的形式去买糖果生息。

41、趣购商城

以购物商城和区块链为噱头进行众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表面的经营模式是购物返利,但脱离了市场规律,实行高达60%的返利额。

42、瑞波联储币

山寨瑞波币。自称将实现全球低廉而快捷的跨境支付价值,采用静态和动态相结合的方式,3年翻15倍,经瑞波币官方证实,与瑞波币无任何关联。

43、睿鑫宝

睿鑫宝号称是虚拟挖矿理财平台,持有RXBC的用户可获得动态和静态收益,发展团队和下线越多,相应奖励越多。有群众举报2018年6月跑路。

44、任务帮/硒链/帮呗

任务帮硒链由集团旗下直销公司赠送给所有购买硒产品的会员,每一份储存硒链对应一份提货码。硒链号称是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账本,其运作模式具有网络传销的属性。

45、品牌链 PPL

PPL品牌链主体是一家深圳的公司,名字叫微信食品,号称要做区块链品牌溯源,收入完全靠发展下线。

46、REC中财数字币

号称中国第一个有国资背景入股的加密级数字资产交易网,通过收代理商、经销商的方式变相集资,设置1万元、3万元、5万元等不同额度的投资门槛,通过“拉人头”等推广方式,收取不同比例的佣金。

47、富泰链

以“金融创新”、“区块链”为噱头,设置高额投资回报和较低的准入门槛,诱骗投资者。设置15代的等级收益,吸引投资者,并号称可以通过认购投资、消费、交易所兑换BTC等主流数字货币变现。

48、融特币

以全球数字黄金货币去中心化为噱头,借用数字货币矿机概念,诱导客户通过“租赁矿机”的方式进行投资,宣传称挖矿产生的币月增长率保持在10%到50%之间。

49、TCC泰牛链

号称泰国排名第六位的企业利用区块链技术打造的项目,超越99%的数字货币,而在其官网介绍中还提到“新能源汽车滴滴打车应用场景”等字眼,但该项目白皮书中技术代码不明。

50、TOMB淘呗国际商城

号称是一个全球购物商城,基于全球知名购物平台为应用场景、基础导向和对区块链商城价值的评估发行了虚拟代币,设置了二级分销和合伙人奖励模式,通过拉人头入会的方式赚取佣金。

51、U宝优联万家

是一款P2P+智能合约的区块链技术的加密数字货币循环体系。2018年2月28日正式上线,号称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并称优宝币USS将与实体经济打通,能够进行消费支付。但其“挖矿模式”实则为传销中的动静态收益,借以区块链、挖矿等概念,诱导消费者。

52、Vpay

号称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的,一个全面开放的网络支付平台,可以实现点对点跨境转账;第二种方式是“数字资产理财”,即用钱包中的余额买Vpay币参与众筹。该项目借区块链概念包装资金盘,借高额投资回馈诱骗投资者。

53、阿·里矿主

曾爆料称阿里巴巴已上线虚拟货币挖矿平台“P2P节点”,指出阿里正在招募矿机入驻。对此,阿里云于2018年1月深夜通过官方微博发声明辟谣,称该业务与“挖矿平台”、“虚拟货币”等毫无关联。

54、柏拉图

该项目号称是在“世界珠宝产业联盟”和“非洲区块链技术联盟”的共同推动下,共同组建的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珠宝行业共识记录机制,设置动静态收益模式,通过高额利润收益诱导投资者。2018年4月23日,陈伟星在朋友圈点名柏拉图为传销项目。

55、恒丰世纪供应链

宣称是由国务院主导,央企背景公司运作执行。后该央企表示,与“恒丰世纪供应链”毫无关系。目前,已更名为子龙文化链UTM,又绑架了河北省赵子龙文化研究院,大兴传销之道。

56、霍特币

号称由俄罗斯计算应用学博士等联合开发的加密数字货币,投资者可以购买云矿机进行挖矿,同时会产生相应的霍特币,实际上是由上线发展下线获得提成的传销模式。目前已关闭。

57、基链币

号称基链是由英国著名编剧,以及美国区块链顶尖人员联合发起,完美实现了BTC和ETH生态的兼容性。目前已关闭,有群众举报2018年5月跑路。

58、波点钱包

在12377举报网站上,波点钱包被曝涉嫌传销,有拉人头、资金盘嫌疑。波点钱包自称是波场官方合作的钱包,但目前波场官方不否认也不承认。

59、全球电子商务币

GEC从引导到交易都有较高的隐蔽性,不论是钱包链接还是交易平台的链接只能在移动端打开。

注册领取币后,只能接触到的引荐进入GEC炒币群的熟人小组长,以及一个隐藏在微信中名叫“女酋长”的大组长,其他操作都由机器人完成。

60、Airbitclub

其公司性质为“比特币信托理财”,公司注册地为“巴拿马”,注册时间为“2015年9月”;服务器地址为“美国”。投资收益情况包括静态分红月收益不到4%、每75天所得利润的35%复投等高额回报承诺。

61、麦加币

该公司名为珺腾国际有限公司,是一个以经营麦加币为运作模式的新型网络传销组织,拉的人头越多,会员级别越高,得到的麦加币和奖励也就越多。即使已有媒体平台曝光,但依旧活跃在部分地区。

62、光锥LCC

光锥LCC的前身为影视文化数字资产,声称结合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坊推出的区块链4.0技术创造了全球第一个影视数字区块链。宣称“单边上扬,只涨不跌”,短短时间就席卷了全国,发展的会员已达到几万人。

63、BHB

宣称将打造区块链领域的P2P交易及其衍生金融服务信息安全监控系统,称只要持仓700个BHB,每天快照分红usdt高达7%,推广三级返佣,直接可以拿到4%,即一起加起来,一天就可以分红11%。

五招辨别是否属于传销币:

在此次监控整理中,链得得App研究团队注意到:此前已预警曝光的传销币在沉寂一段时间后,于2018年下半年再次出现,传销团队或转移发展地区、或更改已被预警的传销币名称,继续以同样的运营手段和相似的传播途径进行传销。链得得App特此总结五招,辨别数字货币是否是传销货币:

1、发行方式

数字货币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是去中心化的发行方式。每个不同的终端节点负责维护同一个账本,而这个维护过程主要是算法对交易信息进行打包和加密。

而传销币则主要由某个机构发行,传销头目在国内或国外注册成立空壳公司并设立网站,通过微信、讲座等形式大力度宣传某种“虚拟货币”的价值,以多至百倍收益的“高额返利”为噱头、不断吸纳会员会费达到敛财目的。

2、交易方式

数字货币是市场自发形成的零散交易,形成规模后逐渐由第三方建立交易所来完成交易。

而传销币则受到机构或个人控盘,无法自由交易。此类平台发行的假虚拟货币往往无法在交易所交易,因此多采用场外交易或自有交易所交易,同时价格被机构或个人高度控制。

3、实现方式

虚拟货币本身是开源程序,在Github社区维护。其总量限制的参数和方式,均显示在开源代码中。

而传销币的开源是完全抄袭别人的开源代码,且没有使用开源代码来搭建程序,无法产生区块或在区块上运行,因此多采用人为拆分的方式进行代币奖励,通过在短期内不断拆分,产生大量积分或代币,造成财富“暴涨”的错觉。

4、是否给出源代码链接

去中心化数字货币都会在官网的显要位置给出源代码的链接,这样做是为了公开透明地展示货币系统的运作机制。而传销币重点宣传的是充值购买交易流程,并不提及其运作机制,甚至网站都没有源代码的链接地址。

举例来说:比特币是开放源码且有限量,一共2100万枚,每产生一个比特币都是透明的,不受任何操纵。而传销币不开放源码,产生币的速度、数量都由企业或平台操纵,只要平台开发者愿意,传销币可以无限增发。

5、官网是否是https开头

一般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的官网和交易网站地址都以https开头,其目的是这类网址可以很好地保护用户的数据不被非法窃取。但传销货币的官网、交易网站等在内的相关网站都没有以https开头。

从2009年最早的“HGC”虚拟货币传销案,到近来被查获的“亚欧币”、“亚元”等传销团伙,此类刑事案件数量呈逐年增加态势。因互联网传播的跨地域性,导致调查取证困难重重,各地工商部门只能就本辖区的传销活动进行监督,对全国性的传销无法从源头上切断,让部分传销团队有可乘之机,甚至多次作案。

本文由118kjcom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环球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五招辨别是否属于传销币,网传美团员工在公司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