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人民币关口守与不守无绝对优劣

而且在美国财政部国际经济与汇率政策报告里面,专门评估过双边汇率的变化,所以这个可能也不排除是一个风险点。

而且在美国财政部国际经济与汇率政策报告里面,专门评估过双边汇率的变化,所以这个可能也不排除是一个风险点。

人民币兑美元即期CNY=CFXS今日收跌1.33%,创2015年8.11汇改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并创逾11年新低,中间价则跌近230点创逾八个月新低。

好的情形是国内经济企稳、外部美元回调、贸易摩擦缓解、人民币汇率稳定有基本面支持,不排除重回震荡升值;

“在政策上,不必追求短期的人民币国际化指标,而是踏踏实实地把国内经济做强、金融体系做好,提升金融监管的有效性,利率、汇率等要素价格的市场化也要到位。”他认为。 (发稿 张金栋;撰写 李文科;审校 张喜良)

第三种是“差的情形”,即如果国内经济下行、美元指数走强、贸易摩擦激化,则人民币汇率稳定缺乏基本面支持,需要考验政府政策定力。

他在参加Refinitiv 2019人民币市场展望论坛时表示,中国经济继续面临下行压力;中国外贸出口压力已开始显现,同时中美货币政策走向尚不确定。总体而言,内外部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依然较多,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也不确定。

“有时改革不一定要高举高打,而是润物无声。实践再次证明,当前汇率双向波动、市场预期分化是可行也是有效的,有助于汇率调节作用发挥,国际收支自主平衡。”他指出。

“理论上可以讨论各种政策选择的可能性,但一旦做出选择就是排他的。鉴于各种选择都不完美,现实中政府无论怎样做都不可能令所有人满意,都可能会被批评和质疑,这考验政府的政策定力。”管涛称。

管涛指出,下一步可能要关注的就是,如果中美贸易双边失衡状况的改善没有达到美方的预期目标,不排除美方有可能会重新关注双边汇率的问题。就像美国知道中国总体的贸易顺差在减少,但是美国只关心双边贸易,双边贸易跟双边汇率是有关系的。

管涛对于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给出三种情形:基准情形是:市场相信央行有意愿,也有能力维护汇率稳定,市场不会攻击这种货币;

图片 1

“在政策上,不必追求短期的人民币国际化指标,而是踏踏实实地把国内经济做强、金融体系做好,提升金融监管的有效性,利率、汇率等要素价格的市场化也要到位。”他认为。

北京3月27日 - 中国金融40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周三称,尽管中美经贸谈判近日给出一些乐观信号,但总体还是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在不确定环境下,今年人民币汇率将继续震荡,但波动将会加大。

作为深耕外汇领域多年的专家,管涛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当今世界,不确定性就是最大的确定性,因此预案比预测重要,对于人民币汇率也应如此。无论市场还是政府,都应在情景分析、压力测试的基础上做好应对预案,未雨绸缪、防患未然。

管涛对于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给出三种情形:基准情形是:市场相信央行有意愿,也有能力维护汇率稳定,市场不会攻击这种货币;

管涛指出,下一步可能要关注的就是,如果中美贸易双边失衡状况的改善没有达到美方的预期目标,不排除美方有可能会重新关注双边汇率的问题。就像美国知道中国总体的贸易顺差在减少,但是美国只关心双边贸易,双边贸易跟双边汇率是有关系的。

另一方面,要认识到深化市场化汇率改革、增加汇率弹性是大势所趋,也不要去赌汇率的方向和政策的取向。而要进一步树立财务中性的意识,逐步培养提高自身控制货币错配敞口,管理汇率风险的能力。

“2019年前述三种情形将会交替出现,人民币汇率将继续保持震荡走势。具体市场能发挥多大作用,一定程度上是取决于市场多大程度上能够克服浮动恐惧。”他说。

“2019年前述三种情形将会交替出现,人民币汇率将继续保持震荡走势。具体市场能发挥多大作用,一定程度上是取决于市场多大程度上能够克服浮动恐惧。”他说。

审校 张喜良

差的情形是国内经济下行、外部美元走强、贸易争端恶化、人民币汇率稳定缺乏基本面支持,将考验政府的定力。

此外,管涛还在中国外汇杂志官方微信撰文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必须要把握好政策与市场的边界。如果有市场需求而缺乏政策供给,极易导致劣币驱良币,助长地下交易;如果有政策供给而缺乏市场需求,就容易揠苗助长,滋生市场泡沫。因此,惟有当市场与政策相向而行、力度相当时,人民币国际化才会沿着均衡路径健康发展。

作者 沈燕

北京3月27日 - 中国金融40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周三称,尽管中美经贸谈判近日给出一些乐观信号,但总体还是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在不确定环境下,今年人民币汇率将继续震荡,但波动将会加大。

他在参加Refinitiv 2019人民币市场展望论坛时表示,中国经济继续面临下行压力;中国外贸出口压力已开始显现,同时中美货币政策走向尚不确定。总体而言,内外部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依然较多,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也不确定。

**外部环境变化对人民币汇率依然是心理影响大于实质冲击**

此外,管涛还在中国外汇杂志官方微信撰文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必须要把握好政策与市场的边界。如果有市场需求而缺乏政策供给,极易导致劣币驱良币,助长地下交易;如果有政策供给而缺乏市场需求,就容易揠苗助长,滋生市场泡沫。因此,惟有当市场与政策相向而行、力度相当时,人民币国际化才会沿着均衡路径健康发展。

好的情形是国内经济企稳、外部美元回调、贸易摩擦缓解、人民币汇率稳定有基本面支持,不排除重回震荡升值;

他指出,“8.11”汇改至今,人民币汇率已经三次逼近7比1这个心理关口,最近这次是发生在2019年5月。每次到这个关口附近,都会引起守7还是破7的诸多猜测和激烈争论。

管涛强调称,汇率浮动不等于必然贬值,而是有涨有跌的。汇率不论涨跌,都是有利有弊的,也不意味着资本必然内流或者外流,不是绝对的坏事情。汇率双向波动、市场预期分化时,有助于国际收支自主平衡。

管涛强调称,汇率浮动不等于必然贬值,而是有涨有跌的。汇率不论涨跌,都是有利有弊的,也不意味着资本必然内流或者外流,不是绝对的坏事情。汇率双向波动、市场预期分化时,有助于国际收支自主平衡。

北京8月5日 - 人民币兑美元周一跌破7元整数关口。国家外汇管理局前官员管涛认为,理论上讲,汇率涨跌本身是有利有弊,不存在升值绝对好、贬值绝对不好的定论;同时汇率不论固定、浮动还是有管理浮动,也都有利有弊。因此汇率关口守与不守的选择没有绝对的优劣之分,而只有政策目标的取舍之别。

“有时改革不一定要高举高打,而是润物无声。实践再次证明,当前汇率双向波动、市场预期分化是可行也是有效的,有助于汇率调节作用发挥,国际收支自主平衡。”他指出。

差的情形是国内经济下行、外部美元走强、贸易争端恶化、人民币汇率稳定缺乏基本面支持,将考验政府的定力。

“日前美联储降息而美指大涨的经验再次表明,汇率预测哪怕是短期预测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此,逻辑比结论重要、预案比预测重要、风险比收益重要。”管涛称。

发稿 张金栋;撰写 李文科;审校 张喜良

管涛分析指出,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可能面临三种情形:一种是“基准情形”,即如果市场相信政府有意愿、有能力维持汇率稳定,则市场不会主动攻击这种货币。

中国央行有关负责人周一表示,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今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突破了7元,这是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反映。人民币汇率完全能够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外汇市场自身会找到均衡。

资料图片:2016年1月,北京,人民币和美元纸币。REUTERS/Jason Lee

管涛指出,一般认为汇率跌得快、跌得多,就意味着贬值压力大、贬值预期强。这种看法也可能似是而非。在“低卖”的汇率杠杆调节作用下,恰恰因为汇率波动快,有助于及时释放升贬值的压力,避免升贬值预期的积累。

7月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外部环境复杂严峻。中美经贸关系演变就是重要因素之一,对人民币汇率走势产生了重要影响。

“对于市场来讲,一方面,要认识到市场汇率制度下,人民币汇率总是有涨有跌的,而不论涨跌都是有利有弊的。鉴于外汇市场是有效市场、汇率是随机游走的,因此,要克服浮动恐惧。”他称。

他表示,从2018年以来两次面临重要心理关口的市场表现看,境内市场主体适应汇率波动的能力明显增强,汇率调节跨境资本流动的“稳定器”作用正常发挥。这应该是分析与谋划中国外汇市场发展与改革的新起点,切莫故步自封、刻舟求剑。

目前看来,前述三种情形交替出现将是大概率事件。但经历了“8.11”汇改之后,应该汲取的一个教训是,对哪怕是小概率的极端情形都要有所准备。如果出现了持续时间较长的前述第三种“差的情形”,即国内经济下行、美元指数走强和贸易摩擦加剧三者叠加,则可能给人民币汇率稳定带来压力。

此种情形下,如果由市场决定,则人民币汇率很可能会出现超调;如果要进行调控,避免汇率的过度或异常波动,则意味着汇率维稳的成本提高。

另一种是“好的情形”,即如果国内经济企稳、美元指数走弱、贸易摩擦缓解,则人民币汇率稳定有基本面的支持,甚至不排除重新震荡升值。

本文由118kjcom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第六交易日,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民币汇率,人民币关口守与不守无绝对优劣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