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港融资欺诈调查引发对中国仓储业规范的质

中国工商银行(601398.SS) 青岛分支机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受该案件影响,十余家中资银行的代表6月6日在青岛与当地政府官员举行了会议。

“仓单并非是物权凭证,它只是证明授权的一种文件。但是它们现在被用为物权凭证,而用于销售、购买和转移所有权活动,”青岛一家仓库公司的人员说。

这名主管表示,在德诚一案中,曝险银行担心可能很难挽回损失,因多数融资合约都是和新加坡注册的分支签订,使能偿还债权人的资产受限。

德诚矿业青岛办公室一名刘姓员工拒绝对警察调查置评,并且拒绝透露陈基鸿的下落。

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参与中国大宗商品融资业务的银行,势必将会提高费用。

“由于在融资和产品供应上受限,外资银行大多被中国国内的贷款市场拒之门外。但境外贸易融资是我们的强项之一,”另一家西方银行的高管称。

这在中国已经成为获取融资的流行做法,经常可以避开当地较高的借款利率和其他信贷限制,并且属合法行为。筹集到的短期资金可以投资于房地产等其他市场,也可以通过常规或影子银行系统再次放贷。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如果融资来源突如其来地对他们关闭,他们的危机可能严重得多。对市场会不会有影响呢?答案是肯定的,人们非常不安。我们在中国有大量业务,因此一直在密切关注,”他说。

西方投资者担心,一起看似孤立的诈骗事件,可能引爆更多埋在中国“影子”金融系统中的地雷,并促使全球银行业者和贸易公司纷纷检查自己的曝险。

一位曾参与仓单欺诈诉讼的律师表示,银行的主要追索对象将是伪造仓单业者。

不过,这场风波让银行更加不愿发放信用证--即便条件符合,可能引发今年稍晚贷款违约和部分铜进口计划取消。

如果证实有骗贷行为,如何解决各方争夺对德诚资产索取权的问题,目前仍不明朗。

“成本肯定会增加,无论是来自本地银行还是国际银行的融资,”麦格理分析师Colin Hamilton称。

“大企业其实没什么,让人担心的是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或者是那些可能最近两三年才涉足大宗商品融资业务的企业,”大宗商品经纪公司Sucden负责亚洲业务的主管Jeremy Goldwyn说。

一位自称是陈基鸿妻子的女士,通过陈基鸿在新加坡的宅电表示,已经有数周没有联系到她的丈夫,并且不知道他人在哪里。这位女士还称不知道丈夫是否已被拘留。

悉尼/上海6月23日 - 青岛港金属融资欺诈调查触动了银行和交易所的神经,他们痛苦地意识到在中国仓储业储存大宗商品面临的风险。

图片 1

德诚的关联公司--中骏资源未回复一系列置评请求。陈基鸿是中骏的董事。

德诚矿业及其母公司德正资源,未应答寻求置评的电话。也无法联系到青岛港的官员发表评论。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在多家企业寻求法院下令扣押金属后,青岛港口已经关闭大港保税金属仓储区,暂停金属交割。

**交易责任**

虽然青岛丑闻在全球金属市场掀起波澜,但目前为止的调查显示,这只是个案。数位银行业消息人士指出,中国其它港口的库存审核并未发现任何不当行为。

当局尚未公布牵涉融资诈骗调查的金属数量,不过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称,涉案金属有约20,000吨铜、近100,000吨铝锭和约200,000吨氧化铝。以当前价格计算,这些金属价值约为3.9亿美元。

这名律师说,但是如果诈欺业者失踪,银行可能会决定向仓库追索。由于事件的敏感性,这位律师不希望具名。

除了金属以外,银行目前也重新看待铁矿石、大豆和橡胶等其他大宗商品融资,令外界担心,信贷若是枯竭可能引发一连串贸易贷款违约,或迫使其他现金紧绌的企业今年下半年取消长单。

使用大宗商品作为抵押进行融资在中国是常见做法,属合法行为。但同一金属仓单重复质押、从不同银行骗取贷款则构成诈骗行为。

GKE在6月16日表示,据其所知,公司管理层或员工并未牵涉进青岛港调查。

中国国有企业如五矿、江铜国际、北大方正物产集团等,由于财务实力强劲,受到国内及外资银行的青睐。另外,市场的理解是,即使发生不测,中国政府也会救助这些企业。

图为山东青岛大港保税仓储区内的铝锭。REUTERS/Fayen Wong

部分银行已经开始要求,客户需将用作贷款抵押品的金属转移至中国以外更加规范的伦敦金属交易所仓库,或是那些由单独一家仓储公司所有和运营的仓库。这样做是为了限制其曝险。

当局尚未公布牵涉德诚融资诈骗调查的金属数量,不过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称,涉案金属有约2万吨铜、近10万吨铝锭和约20万吨氧化铝。以当前价格计算,这些金属价值约为3.9亿美元。

香港/青岛/悉尼6月13日 - 青岛港口金属融资骗贷事件曝光,让西方银行业者坐立不安,并打击全球金属价格挫跌,它的导火索竟然是中国中央纪委对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的反腐调查。

一仓库运营商和一位银行业人士表示,与客户签署协议后,对一批船货承担的责任可能有限,支付上限约为10万美元,数额取决于具体条款和情况。

银行消息人士称,在重新审视商品放款业务之际,部分外资银行正考虑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对发放给当地企业的信用证,寻求中资银行进行融资担保;以及取得覆盖项目更为广泛的保险等一些做法。

浏览有关青岛港的图表,请点选 r.reuters.com/hac89v

嘉能可和CWT发言人拒绝置评。

渣打、汇丰控股和法国巴黎银行等西方银行在中国国内的贷款市场受到限制,对这些银行来说金属融资业务是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选择,但青岛欺诈案让人们重新聚焦交易对手风险。

外资银行还在设法评估可能的曝险,目前为止没有什么表示。花旗集团 、南非标准银行、渣打银行都是在青岛港代理客户从事铜融资的主要银行。

青岛港调查案除了可能有利一些拥有和运营仓储业务的公司,另外也已促使部分金属流入位于韩国等地的LME仓库。

尚未联络到德诚矿业或母公司德正资源给予置评。

“我们不是唯一一个有很大曝险的银行。与会的其他银行有不少都表示,德诚在他们那里有数亿未偿贷款,”这位官员表示。他没有与会,但称他的团队成员参加了这次会议。

交易商称,在青岛港封锁部分仓库之前,有可能这批金属已经被提走,并称在丑闻一爆发的时候,至少两家贸易公司提走了金属。

新要求若出台,亦将推高风险,那些无法重新获得信用额度的客户可能在需要支付对冲或进口款项时发生违约。

**政治关系**

中信资源表示,将自行展开调查,并考虑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

**小型贸易商或被淘汰**

中纪委4月底表示,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但当时未公开的信息是,毛小兵的商业伙伴--德正资源集团董事长陈基鸿也受到调查。

图片 2

资料图片:青岛港一处铁矿石堆放区,摄于2014年6月7日。REUTERS/Fayen Wong

两名消息人士指出,当地几家银行在那场会议上决定,不会起诉德诚,也不会冻结德诚资产。

一位欧美银行的消息人士称,仓储企业应该负多数责任,但青岛港口一家仓储公司的高层主管表示,责任归属“仍然很不确定”。

**进口减少及违约风险**

“德诚有很多实货资产,所以现在的想法是这些资产可以卖掉,德诚可以还掉一些债,”一名熟悉情况的业内消息人士称。

明显躲过青岛港风波的业者之一,是全球最大独立金属仓储和物流企业--荷兰世天威(C. Steinweg Handelsveem B.V.)。

link.reuters.com/pez57v

熟悉情况的警方消息人士表示,德正旗下德诚矿业目前是金属融资骗贷案的调查重点。

**全球仓储企业**

当然,没有一家外资银行会考虑永远撤出这些有利可图的融资交易,即便是那些受到青岛风波冲击的银行。

当船货到达中国保税仓库时,仓库方面一般会开立收到库存的金属仓单。企业随后可以利用金属仓单从银行获得短期融资,金属则作为抵押品。

2014年6月7日,青岛港内一个卸载铁矿石的地方。REUTERS/Fayen Wong

高盛估计,商品支持的融资交易高达1,600亿美元,在中国短期外币借款中约占30%。

据贸易公司消息人士以及银行人士称,陈在4月底便被当局拘捕,最初是因毛小兵事件而被调查,同青岛港事件并无关联。

中信资源 1205.HK 称一法院无法找到中信放在青岛港的逾10万吨氧化铝,这足以显示解决所有权争议的可能困难程度。

中国当局已经对商品融资展开调查,上述举措势必会让融资难上加难且成本更高,但反而有助于国有企业和大型终端用户等大的市场参与者强上加强。

“所有利害关系者,包括受到影响的外资仓库、银行及贸易商代表,上周开了一次会议,以掌握整个情况,”其中一位外资银行消息人士称。“我们还在评估我们的曝险,因为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有伪造仓单。”

在中国利用大宗商品作抵押来融资很常见,也并不违法。但反复抵押资产则属于欺诈,可能导致多个债权人对同一担保品的曝险。

“如果我们的合同是与新加坡或香港注册公司签的,可能也会开始要求中国母公司提供担保。”一家受港口诈贷丑闻波及的西方银行高层主管说。

图片 3

LME隶属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已在全球约40地区核准700多个仓库和仓储设施。

根据财新网报导,德诚矿业母公司德正资源集团及其所属企业在中资金融机构总授信额度为148亿元人民币,其中部分贷款用于进口金属。

据业内消息人士称,陈基鸿自九十年代起便开始从事金属贸易,在青岛港也是个众所周知的人物。他原籍广东,后来获得新加坡公民身份。

但因为一些可能在青岛港调查案中有曝险的跨国仓储业者,也在其他港口经营LME仓库,因此青岛港调查的影响可能很难明确区隔。

中国的大宗商品贸易由大型公司以及国有企业主导,但市场内也有数以千计的小公司。面对银行更为严格的融资要求,他们可能出售库存,以及降低对金属和橡胶等原材料的需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费国。

据与陈有生意往来的六名人士表示,这致使他首次引起中纪委的注意。

在青岛港调查的重点是一家私营金属贸易公司。该公司涉嫌复制仓单,利用同一批金属船货多次融资。

此后,银行加长了铜进口融资的审批时间,从而刺激对上海铜库存的需求,并提振期铜价格。沪铜SCFcv1周二触及四个月高位49,690元人民币。

陈基鸿通过西部矿业集团的上海上市子公司西部矿业(601168.SS)进行与毛小兵的生意往来。据2007年的IPO文件,陈基鸿在2000年至2009年期间担任西部矿业集团董事长,2004年至2009年期间担任子公司西部矿业的董事长。

铜融资运作流程图,请点击:link.reuters.com/pez57v

金属融资欺诈案件使得中国不太规范的仓储业遭到调查,外资银行还可能要求那些用仓单做质押的公司实施更严格的仓储标准。

业内消息人士称,德诚最初还能维持正常运作,不过到5月份一些中资银行已得知陈被拘留,便开始减少对该公司的贷款,并要求偿付欠债。据一位知晓青岛港调查的银行消息人士称,到5月底之前,中资和外资银行以及贸易商纷纷检查同德诚有关的金属库存,他们发现的确存在单笔船货被用于重复质押的情形。

熟悉调查的青岛消息人士称,当局正在调查德诚矿业是否重复质押金属仓单,因为德诚一家关联公司管理青岛港大港保税区的物流。

上海/香港/悉尼6月26日 - 青岛港口发生的库存融资欺诈案,已迫使银行和贸易行考虑对中国的大规模商品融资业务实施新的控制,贸易商认为这可能造成除大公司和国营企业之外的所有贸易公司信贷枯竭。

西部矿业没有答复记者要求其置评的电话和电邮。

**LME坐收渔利?**

图表:铜融资进行方式:

渣打表示,正在检查在中国对少数几家企业的金属融资业务。花旗表示,如果客户受到影响,将与相关当局、仓储业者及客户密切合作。南非标准银行表示,正在调查青岛港的潜在违规情况,但无法确定可能的具体损失数字。

在青岛港骗贷调查重点的大港地区,世天威没有开展业务。根据贸易商、银行业人士和仓储消息人士,世天威不会将物流业务外包给第三方,而且通常拥有自己的仓库。

消息人士称,对于较小的终端用户和贸易公司,国内及外资银行均在考虑实行贷款限制,将要求货主证明已有国内买家等候购买其进口的金属。此举将可能把小公司从大宗商品融资业务中淘汰,因为他们难以满足更严格的贷款要求。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世天威拒绝置评。

据贸易公司消息人士以及银行人士称,德正资源集团董事长陈基鸿在4月底便被当局拘捕,最初是因政府官员贪腐案而被调查,同青岛港事件并无关联。

中纪委除了在网站上刊登了一条简短声明之外,并没有披露对毛小兵调查的细节。这类政治调查涉及的范围通常很广,调查人员常常会仔细筛查被调查对象的众多商业伙伴和密友。

问题的核心在于,中国仓储业并不如其他地区那样规范。尽管中国仓储业有很多全球公司参与,但也有公司将业务外包给本地企业,以节省成本和避免应对复杂的当地法规。

据消息人士透露,渣打银行已经暂停在青岛港口的部分大宗商品融资交易。之前中国当局对一家民间贸易公司德诚矿业展开调查,怀疑其用同批船货的金属仓单重复质押从不同银行骗取贷款。

**调查金属仓单**

“对LME及其客户而言,把LME仓储网络扩大至中国大陆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我们与港交所都把这列为优先要务,”LME发言人称。

“未来两个月,部分规模较小的公司如无法得到信用证,或找不到银行进行库存融资,铜长单可能出现违约。”一家大型国际贸易行的交易商表示。

青岛港港务局上周对融资诈骗事件发起调查以来,工业金属价格一路下滑,外界也担心这可能促使西方银行业者加强对大宗商品融资的控制。

LME十分希望进军中国市场,但目前中国还未允许LME设立仓库。

贸易消息人士表示,信贷紧缩加剧的担忧已促使部分企业出售在上海保税仓库的精炼铜库存,从而给期铜和铜溢价带来压力。丑闻爆发后,铜溢价已累计下跌近一半。

前述工行青岛分行的官员表示,德诚从4月之后已有贷款违约,德诚在青岛港与金属融资无关的境内业务方面积欠工行的债务超过1亿元人民币。目前无法取得工行总部的评论。

“除了中国以外,其他所有地区的仓单都只会发给一方。”

贸易消息人士称,德诚矿业过去十年一直进口铝和氧化铝用于融资,近年来将铜纳入进口范围。

新加坡一名仓储企业人员表示,由于具备完善的监管体系,市场对那些设有LME仓库的国家“信心高得多”。

两位警方消息人士表示,当局正在调查德诚是否利用同批船货的金属仓单进行重复质押以骗取贷款。

LME对核准的仓储企业制定了详细的规定,例如必须证明资本和保险充足,必须监控金属动向并进行审计。

“银行还没有看到幕后情况,”一家参与中国大宗商品融资的银行管理人员提到中国仓储业时表示。

中国主要金属港口相关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hac89v

在青岛港口开展仓储业务的国际企业包括,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LOUDR.UL部分持股的新加坡公司GKE Corp 、CWT Ltd CWTD.SI、嘉能可旗下金属仓储部门Pacorini Metals。

本文由118kjcom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第六交易日,转载请注明出处:青岛港融资欺诈调查引发对中国仓储业规范的质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